傷痕 ─ 給亡友,弟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陳宗獻 醫師

  你以醫師之名,

  為病患的生命與死神爭分論秒,

  但,向它領取恩賞的,

  終將以身獻祭把自己的名填在生死簿上預留的空欄,

  當虛假的光環還給上帝後,

  醫師娘可能是最難堪的遺孀。

弟弟:

      不該,安排這場採訪,藉辭服務醫師死生大事,無端招惹你和 ZE 生死往事。

      不該,拿您的例,企圖打動整個台灣醫院經營者的良知。無能的我!

      那天福華,ZE桌前分毫未動的碗盤,好似往年時光的糾結,悲歡離合的不捨。

      淚水在她臉上,你的身影在我眼前。。。

      抱病操刀 脊柱媕馫茩M啃噬,巨痛難忍。可是,不能空占部主任缺,南北奔馳,淒槍慌涼,ZE還得煩腦代課教授有沒著落。

      不能沒公保!癌症醫藥費昂費,一旦停止教學,公保會被取消。(看護一天兩千,而主任底薪只有六萬。)

       告別這個世界前,你退屋賣地,認賠了斷。。。家婼祤絞o起借貸?

       你經年累月,為病患與死神爭分論秒。但,向它領取恩賞的,終至以身獻祭,填實生死簿上預留的空欄。

      你我對家人,是不守信的賭徒,

       診間是不可根治的痼疾,

       歲月是最酷烈的傷痕。

      人們以家做船,以愛為錨。搖盪中漂泊人海。但如果:

      當一位部主任如你,九年勞心勞力,死的代價不過四十來萬。

      當一位醫學教授如你,病至終須相捨時,怨嘆:「原本希望照顧家人生活的,如今卻用在自己的身上。」

      這愛的錨鍊豈非細若游絲? 這令人欽羨的職業豈非高空鋼索?

      鏡頭前,醫師之死,頂多舊友流散。

      鏡頭後,醫師娘奔走家計的難堪,黃昏堙A孤兒倚門聖母的辛酸,有誰聽見?

      曾經滄海難為水。

      重拾婚前的工作,她必須用星夜補綴知識,用淚水洗滌掌聲。  

   「有一天,我們會再站起來」她許諾孤兒,如同你曾經許諾給她的。

       弟 弟, ZE走出你為她築起的城堡,你若有知,應亦無憾。

       太陽依舊信守東方昇起的諾言,但做為醫師。

      明日的太陽不是我們的,只要一場公路意外、一回致命針剌、一次偶發感染 。

只是
       如此亮麗的職業換不來白頭偕老的承諾。

因為,

       承諾是飛絮,亮麗是花朵,命運是北風。

       每一株樹木的傾頹,都有更多林鳥的驚練。

       每一次耽溺的等待,都有更多無助的災害。

而,

       死亡診斷書只是另紙文憑,在你之前,誰以此為名相殉!

         在您之後,我等將投身相隨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寫在醫師被排除於勞基法前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宗獻上